當前位置:

呂振羽

編輯:王文潔 2018-01-19 09:17:17
時刻新聞
—分享—

  呂振羽(1901-1980) 歷史學家。湖南邵陽人。

  1926年畢業于湖南大學,后參加北伐戰爭。1928年到北平,在中國大學和朝陽大學任教。曾協助吳承仕創辦學術刊物《文史》,并參與中國社會史問題論戰。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后去重慶從事理論宣傳,歷史研究和統戰工作。 1942年回延安??箲饎倮?,在中共冀熱遼分局巡視團工作。1948年任中共安東省委常委、大連大學校長兼黨委書記。

  建國后,歷任東北人民政府文教委員會副主任、大連大學和東北人民大學校長、中國科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、中共中央歷史問題研究委員會委員、中共中央高級黨校教授。是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、第三屆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委員。 1993年8月30日呂振羽史學研討會在北京舉行,同日呂振羽陳列室在北京揭幕。

  長期從事歷史研究,論著涉及經濟史、思想史、民族史、通史及史學方法等,是中國馬克思主義新史學的開拓者之一,有紅色教授之譽。著有:《最近世界之資本主義經濟》(上)、《中日問題批判》、《史前期中國社會研究》、《殷周時代的中國社會》、《中國政治思想史》、《簡明中國通史》、《中國民族簡史》等17種學術著作、5種史論文集。

  1980年逝世。

  呂振羽先生堪稱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開山大師之一,成就斐然,震動史壇,且為我校早期校長。"能具史識者必知史德。"呂振羽先生的史識、史德都為后人樹立了榜樣,他的史德風范猶存。

  堅持歷史真實 不受利誘 不為勢傾

  呂振羽早年書房中一直懸掛著這樣一首題詩:"自笑一身渾是膽,揮毫依舊愛狂風。"可以說是他忠于史實、唯真理是從、不畏懼邪惡的史家風骨的寫照。

  歷史真實是歷史學的生命,追求歷史真實是史學工作者的天職。然而,復雜的人類社會,所有的路都不平坦。了解、認識歷史真實固然不易,有些時候,堅持歷史真實、實情實說更難。

  "文化大革命"期間,呂振羽正被關押在"四人幫"設置的監獄里。"四人幫"一伙,為了要呂振羽提供他們所需要的"歷史材料",極盡威逼利誘之能事。呂振羽面對的不只是"帽子"和"棍子"的打擊,還有酷刑的折磨,生與死的抉擇。在這嚴峻的時刻,他的信念只有一個:堅持歷史真實,堅持真理;寧愿為它犧牲,不可絲毫動搖。

  抗日戰爭時期,呂振羽曾任劉少奇政治秘書。"四人幫"一伙要他提供劉少奇的"歷史罪證"材料。呂振羽心目中深深地刻著劉少奇的革命家形象,而無其它。他憤怒斥責"四人幫"一伙的卑鄙伎倆,義正詞嚴地拒絕了他們的要求。呂振羽回答說:"我要堅持自己的歷史真實,也要堅持他人的歷史真實。偽造歷史是沒有好下場的。不論是偽造自己的歷史,還是偽造他人的歷史,都只會受到歷史的懲罰。"他被"四人幫"的丑惡行為激怒,高呼:"打倒偽造歷史的惡魔!"

  "四人幫"懷著險惡用心,發動以人民的好總理周恩來為打擊目標的批儒評法運動,強令史學工作者參與。他們沒有忘記利用呂振羽這為史學大師的影響,要他寫批判文章。沒想到這位一身正氣的"囚徒"竟然拒絕"立功"機會。他凜然亮出自己的觀點:"我向來對孔子是兩點論,對秦始皇也是兩點論。"

  親身經歷過那十年浩劫的人們,都體察過或耳聞目睹過,"抵制"二字會帶來什么,何況是在獄中!可是,呂振羽毫不在乎個人得失,生死早已置之度外。他曾對前去探望他的兒子呂堅說:"你放心工作吧,以后再不要到這里來了。我準備好了,就死在這里。"出獄后,他回顧那時的心情說:"我不怕,我要的是真理!"這使我們想起夏明翰的就義詩:"砍頭不要緊,只要主義真,殺了夏明翰,還有后來人。"

  呂振羽當時的確想到了夏明翰,留下了一首頌揚夏明翰的詩:"旬刊常鳴鼓浪舵,殺頭無謂壯山河;信心丹節懸霄壤,一字萬斤絕筆歌。"

  著述求實求真 一絲不茍

  呂振羽治學嚴謹、求實求真,為史學界所公認。劉少奇同志曾以"嚴謹認真"四個字對呂振羽治學精神給予中肯評價,這種史家品格令人十分尊重。

  《中國青年》雜志從1959年第9期起,刊載呂振羽和夫人江明回憶劉少奇的長篇文章。后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單行本《跟隨劉少奇同志回延安》。這篇回憶錄的成稿過程很嚴謹,先有呂、江二位口述,編輯記錄整理,然后再經呂、江二位修改定稿。江明用紅筆改,之后,呂振羽用藍筆改。

  編輯們追求可讀性,希望用文字語言,多一些故事情節。呂振羽很支持,盡量滿足他們的這個愿望。同時,他堅持凡是回憶不起來的情節,概不勉強,行文不可因詞害義。

  編輯為了烘托氣氛,在描寫某天夜景時,寫上一段話:"在一個深夜,月色皎白,窗外樹影婆娑。"呂振羽看后問:"是什么樹?是不是棗樹?"如果是棗樹,時間不對,經他認真推敲,編輯把這類與實際不符的描寫刪去。

  回憶錄中寫一次夜行軍。呂振羽回憶:那次行軍,走了一夜,天快亮時,到了根據地的一個村莊,少奇不讓打擾老百姓,就在場院里歇息。天大亮了,少奇和大家一樣,衣服被露水打得濕漉漉的。編輯覺得這個情節很動人,想渲染一番,寫上隨行人員為此感動得流下了眼淚。呂振羽說,他記得只有露水,沒見到淚水,不同意強加。

  

 

編輯:王文潔

閱讀下一篇

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邵陽縣新聞網首頁
迷人的保姆在线观看